草莓汅视频

秦承懿其实并不清楚司徒朝元到底为何非要得到《蚕灭卷》,但他很清楚,北燕道宫为此甘愿冒险,不惜毁掉不二洞,《蚕灭卷》对司徒朝元必定是极其重要的。

而如果他从李梦舟身上得到了《蚕灭卷》,道宫的视线会直接转移到他的身上,那自然便是烫手山芋,但秦承懿有自己的想法,他目前和北燕道宫终究还没有彻底翻脸,那么他得到《蚕灭卷》的后果,便也会存在着诸多可能性。

但实话实话,秦承懿没有因此便迫切的想要得到《蚕灭卷》,皇后娘娘已经得救,他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离开,若要抢夺《蚕灭卷》势必要耗费很多无畏的时间,甚至可能让他把命丢在这里,很是得不偿失。

在心里一瞬间的权衡利弊,秦承懿果断放弃了此时抢夺《蚕灭卷》的想法,他再没有多余的废话,只是打了个响指,府门外便忽然涌入了一群人,那都是天枢院的暗探,虽然很少有执行危险任务的,所以修为不算多高,但亦能给秦承懿拖延一些时间。

这些人显然都是要被抛弃的。

秦承懿甚至没有多看青一一眼,纵身便掠出了府邸。

而江听雨正要去追,便被天枢院的暗探们挡住去路。

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脸,江听雨心里很复杂。

李梦舟没有迟疑,他拖着伤重的身躯,第一时间便追着秦承懿而去。

皇后娘娘也很快反应过来,紧随其后追了出去。

青一在外围看了江听雨一眼,便头也不回的走出潞王府。

江听雨没有动作,他看着那些对自己拔剑相向的天枢院暗探,轻声说道:“我知你们的家人朋友被秦承懿胁迫,但现在秦承懿已是丧家之犬,你们不能继续助纣为虐,该清楚自己的职责,也该清楚自己加入天枢院的使命,现在放手,一切都来得及。”

眨眨大眼天真烂漫少女清新私房日记

……

琅琊城西街。

有曹如山提前布置下的阵术,尽管街道里厮杀声震天,但百姓依旧酣睡,丝毫没有察觉。

陆九歌和南笙望着面前的黑衣人尸体,聆听着其他地方的动静,她们脸上都有着迷茫且惊讶的神情,月从霜提剑从街道另一边走来,看着她们说道:“整个琅琊城都已经乱了,我有遇到钟溪言跟着唐神将率领很多军部甲士在追捕那些黑衣人,但具体发生什么事情,依旧不太清楚。”

南笙稍微有些惊慌,躲在陆九歌的身后,小声说道:“都城不会被攻破了吧?”

陆九歌把她拽出来,无奈地说道:“都城哪那么容易被攻破,否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其他王朝的兵,而不是连面都不敢露出来的黑衣人,但身为姜国人,我们也理应尽我所能的帮点忙。”

月从霜点点头,说道:“我们尽量和熟识的人汇合,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,那些黑衣人的目的显然是要杀我们,但必然不仅是要杀我们,而很有可能是要杀死所有从千海境里出来的修士。”

南笙紧张的再度抓住陆九歌的手,躲在她的身后,说道:“到底是什么人,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?这里可是琅琊城啊!”

月从霜神情凝重地说道:“我也只是按照那些黑衣人的举动来推测,不管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,琅琊城里都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,我们必须小心谨慎。”

她话音刚落,街道里便又出现了一些黑衣人。

双方四目相对。

那些黑衣人毫无迟疑,挥刀便砍。

但没等月从霜和陆九歌反击,便有一道极其强大的气息出现在街道里。

有白衣飘然的身影自天而落。

她轻挥衣袖,那些黑衣人完全没有反抗之力,便纷纷喷血倒地。

来者正是海棠山主。

“老师。”月从霜、陆九歌和南笙赶忙走上前去。

“潞王秦承懿试图把来自世间诸国的修士尽数杀死在琅琊城里,他的目标虽不在姜国修士,但也有其针对的目标,那些黑衣人里面有四境,亦有五境大修士,为师担心你们遇到危险,从霜已入五境,可协助唐神将他们镇压混乱,但九歌和南笙你们都在四境,便先入宫里避战,等待事情平息。”

但陆九歌却态度很坚决,说道:“既是都城里发生了如此大的事件,弟子便没理由躲起来,自当尽一份力,我会同师姐一起,协助唐神将。”

就连南笙也只是犹豫了一下,便坚定站在了陆九歌身边。

月从霜说道:“老师不必担心,我会保护好师妹们,想来琅琊城里现在也很需要老师,我们蒹葭苑里虽都是女修,但也不会惧怕半分。”

海棠山主点点头,说道:“我觉得道宫也有可能借着秦承懿的事情,在都城里搞小动作,但凡遇到圣殿修士或是雪夜太子,你们都要万分小心,若敌不过便不要恋战,目前姜国还不能和燕国开战,但如果王行知做得太过分,想来陛下也会有抉择,只要可行,把雪夜留在姜国,亦是可以。”

因秦承懿的谋划,毫无疑问会加剧姜国和燕国开战的时间,世间有很多事情都没办法给予你足够准备的时间,若真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便也只能开战。

海棠山主望着潞王府的方向,秀眉紧蹙,说道:“没想到有江院首和师妹在,都没能留下秦承懿。”

她再次叮嘱了一遍,便朝着秦承懿逃离的方向赶去。

……

琅琊城南街。

萧知南和北琳有鱼并肩而行。

她们所到之处,便会留下几具黑衣人的尸体。

北琳有鱼说道:“若非从芍华书院里走出来,倒也难得看到这番场景,我从未想过原来姜国这么乱,在都城里也敢肆意杀人。”

萧知南淡淡说道:“我在姜国的时间不短,凡是大城都有禁止修行者在城里死斗的规矩,虽然除琅琊城外,其他地方的管制并不严格,但都城里乱成这般样子,确很不同寻常,几乎整座城里都有黑衣人的踪迹,他们全是四境修士,如此庞大的力量,一股脑全冒出来,怕是梨花书院也拿不出来。”

北琳有鱼说道:“若他们不招惹我,我倒也懒得去管,可他们连我都想杀,那我自当回敬,不如我们来比一比,看看谁杀得多?”

没等萧知南答话。

前方便有黑衣人出没。

北琳有鱼直接拔剑,剑气瞬间贯穿了整条街,让得那些黑衣人都没来得及反应,便一命呜呼。

她缓缓收剑入鞘,很不屑的说道:“都是废柴。”

萧知南此时眉头轻皱,说道:“有高手。”

在北琳有鱼斩出的那道剑痕尽头,出现了一道身影。

同样的一身黑衣装扮,但却没有蒙面,他手里提着一把宽背大刀,一路行来,在街面擦出了一串火星。

北琳有鱼轻挑眉毛,“五境?”

萧知南刚把右手搭在末花剑的剑柄上,北琳有鱼便已经走了过去。

“总算遇到个能打的。”

那提着宽背大刀的黑衣人冷眼望着北琳有鱼,说道:“芍华书院的北琳先生,看来在千海境里破入五境的人还真不少,可惜你们刚刚破境,尚未在世间大展身手,便要在此陨落了。”

萧知南说道:“此人修为在知神上境。”

北琳有鱼说道:“一个王朝里面入五境门槛的修行者数量很少,真正有名有姓的更少,这些莫名其妙冒出来的,也只不过是五境里的废柴罢了。”

如薛忘忧或海棠山主这般级别的强者,的确是极少数,而寻常普通的五境大修士,倒也不见得就很难找,但凡在世间没什么名望的五境大修士,普遍在五境里也确实没什么大本事,哪怕世间尚有隐藏的游野强者,可也在极少数,亦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碰到的。

秦承懿手底下囊括着一些五境里的大修士,但说来,也只有两三个有名有姓,剩下的都是很普通的五境修士,真跟世间年轻一辈入了五境的妖孽相比,也占不到多大的优势,无非是有更多的经验,而经验自然是很重要的东西,可世间年轻一辈的妖孽也都经验丰富,少数没什么经验的也仗着天赋异禀,同境里要分出胜负,亦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北琳有鱼是高傲之辈,她并没有把那提着宽背大刀的黑衣人放在眼里。

红裙在夜空下招展。

她扬眉拔剑。

剑气绵延千丈。

如波涛浪潮汹涌而至。

黑衣人提刀斩击,硬抗着那一道剑气,而没有后退半步。

反而是往前踏出了一步。

北琳有鱼神情平静,她随手挽了个剑花,剑气扭转着,伴随着咔咔地声响,像是某种利器在切割着那把宽背大刀,让得黑衣人虎口被震麻,险些握不住刀,他沉着脸色,大喝一声,双臂绷紧,攥着刀柄,猛地砍出,竟直接砍碎了剑气。

“北琳先生不过如此。”

黑衣人微微喘着气,冷笑着说道。

北琳有鱼依旧面色平静,她往前踏出一步,身影便消失在原地,紧跟着,她的剑便出现在黑衣人的面前,黑衣人睁大眼睛,冷汗止不住的从脸庞滑落,“你……”

他刚开口,北琳有鱼手里的剑便斩落。

有鲜血喷洒。

给如浓墨泼洒的黑夜平添了一份惊艳色彩。

她潇洒收剑归鞘,看也没有再看那黑衣人一眼,转身回到萧知南的身边,淡淡说道:“像这种废柴,打起来没有半点快意。”

在知神下境里能够跨境对敌的妖孽之辈,面对普通的知神上境大修士,虽不能随便做到一剑必杀,倒也的确不是什么难事。

萧知南说道:“走吧。”

她们此时也有些漫无目的。

在她们的视线里,有很多地方都在发生着战斗,有修行者面对那些黑衣人进行反杀,也有修行者被黑衣人杀死,她们一个来自燕国,一个来自魏国,若非熟人,自然也懒得特意去帮忙。

北琳有鱼且不说,萧知南虽对燕国没有什么归属感,但姜国都城发生的这起事件,她就算能想到里面可能牵扯到的问题,也根本不会在意。

便在她们往前走着的时候,街道里又出现了一道身影。

北琳有鱼微微凝眉,感受着那道气息的迫近,说道:“虽只在知神下境,但感觉比刚才那人要强得多。”

萧知南没有说话,只是注视着那道身影越来越近。

那是一位姑娘。

穿着素青长裙的小姑娘。

对方缓缓停下脚步,略有些好奇的望着萧知南和北琳有鱼。

她的视线放在萧知南手里握着的剑身上。

很快便睁大了眼睛。

“你是燕国的萧知南?!”

萧知南轻蹙着眉头,她很清楚自己并不认得对方,哪怕世间修士能够认得她的人也不在少数,可在从未见过的人里面,能够一眼便叫出她的名字,也是不多见的。

叶桑榆当然从未见过萧知南,但她看过江湖采风人棠鸿羽所著的《纵横卷》,那里面有描述着萧知南的事情,甚至有末花剑的图画,她认出了末花剑,自然便能知晓萧知南的身份。

且她一直以来都很崇拜萧知南,此刻见到本人,叶桑榆一时有些手足无措。